君泽

叶笛

       在云雾缭绕的青要山中,藏着一片茂密的竹林。这里风景优美却又人迹罕至,但此时,竹林深处却传来了飘渺的笛声。清风拂过,竹海翻滚,将云起雪飞般的乐声旋绕着传向远方,惊起一群归家的飞鸟。
        一曲终了,只见竹下盘坐着的一位眉目清俊,双眸带笑的年轻男子,将叶笛自唇边拿下,随手一挥,将竹叶送入林中。竹叶随风在竹竿间飞了几绕,便撞到了地上的叶堆中,像是累了一般,和其余的枯叶黏连一起,飞不起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男子转头对着懒洋洋得趴在自己面前一块大理石上的女孩笑道:“怎么样,好听吗?”
        女孩抬起一直低着的脑袋,歪头瞟了男子一眼,“不好听。”说完站起来,一转身,头也不回得走了。
        男子听着轻笑出声来,无奈得摇了摇头:“口是心非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没有。”女孩皱了皱眉,回头瞪了他一眼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好好,你没有。是我吹得不好听。”男子无辜得眨了眨眼,加快几步跟上了女孩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路边种的竹子居然能长得那么茂盛,这里不愧是山清水秀之地。”念笙被声音从回忆中拉出,转头看向一旁撵着一片竹叶的依阙。
        依阙打量着手中翠绿的叶子,说道:“我听说有些人可以将竹叶吹出如竹笛般的声音,可惜还不曾见过。”
        念笙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你说得这种人,我倒是见识过,不仅能用竹叶吹出声音,还能吹奏乐曲,竹音很是动听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哦?”依阙兴致盎然地问道:“不知是何人?真想见见他。”
        念笙也不答话,只是笑了笑,从依阙的手中拿过那片竹叶,端详着纵向排列的叶脉,似乎是在追忆往事,又好像只是在单纯地发呆。
        依阙看着她近乎完美的微笑,先是一愣,随后立即反应过来:“啊,抱歉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。”念笙抿了抿唇角,将视线移开,伸手一放,和记忆中那位年轻男子的动作一样,把竹叶送到湖面上空,看着它盘旋远去,直到跌入湖中,再也飞不起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说了,反正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” 念笙转过头,“天色也不早了,我们找家客栈歇息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可能是察觉到念笙情绪稍微有些低落,入住客栈后,依阙道了声晚安便回房了,不像往常一般来找她聊天。
        念笙本以为会在夜中梦见童年的事,结果却是一夜无梦。
        清晨,阳光乍泄,透过窗棂撒入房中。念笙从床上起来,顺了顺有些凌乱的发丝,迷迷糊糊好像听见窗外传来了和鸟叫不一样的声音,清脆动听。她洗漱后走去推开窗户,一眼就看见了早早坐在窗边一棵榕树树枝上的依阙。
        依阙见她探身看过来,便抬手向她示意了一下。念笙顺着看去,看到了依阙手中拿着的竹叶。接着,她将竹叶放到唇边,居然呜呜咽咽地吹奏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念笙脸上难得有了一丝诧异的表情——“你竟会吹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当然,不看看我是谁,区区一个叶笛可难倒不了我。”依阙笑得得意。
        念笙忍不住噗的一笑,纵身一跃从窗户翻了出去,落到树下,背着手踱步离去:“走吧,去吃早饭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唉唉唉,等等我啊!”依阙连忙将竹叶一扔,从树上跳下,一边追一边问道:“你还没评价呢,好听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好听。”念笙眼中带着笑意,悠悠地继续向前走着。许是今天风大,她抬眼看到那片被扔去的竹叶,在她前方飘飘悠悠地向上飞舞回旋着,仿佛要直上云霄。

评论

热度(2)

  1. 罴罴君泽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是我老婆给我的粮!!